山河在望

跟着男神学画画✧*。
原图及过程图是杉泽的黑白画意中的风生兽,本图为仿品。。。
再次表白男神

【濯剑这件小事】 武华/短完/甜

1.第二人称,男女随意
2.接上篇武当还钱,没看也没关系
3.脖子以下没有

回到华山已有数日,这天,你去华真真师姐那领了课业,听雪楼的师兄们又在吟诗作画,云飞卓师兄道:“你出去玩了几天有没有荒废练功啊,用小轻功到楼顶采捧雪来给我看看。”闻言你暗暗翻了个白眼,心道我在武当天天爬金顶呢。
你纵身跃上小楼,还没站稳,只听云飞卓师兄又道:“你什么时候把心上人带回听雪楼给师兄看看呀。”你的小心肝儿一抖,脚下一滑滚了下去。目睹你的惨状,云师兄摇摇头:“唉,果然得多加练习了。”
你仓皇而逃。

你去执剑堂找李扶摇师兄,只听他悄悄对你道:“你帮我站一会儿岗,我很快回来。”你瞥了眼旁边的关九重师兄,只见他目不斜视,似乎已经习惯李扶摇师兄偷懒了,你便应了下来。
李师兄刚离开一会儿,就有人上山闹事了,你拔剑应对,虽然修为不高,对付这几个闹事者倒是绰绰有余。数招过后,你赶走了闹事者,在华山这寒冷的地方运功有些累,你原地坐下慢慢调息。
调息过后,你正欲起身,只见有一白衣人从长风驿走来,你眯起双眼,想看的更仔细一些。只听刚回来的李扶摇师兄大喊了一声:“高亚男师姐!武当的又来要债了!!!”便转身跑回去了。
你有些尴尬,因为你已经看清了来人,正是前几日你留宿武当时遇到的道长,想必刚才李师兄的话已经被道长听见了吧。
道长来到你面前,递给你一袋东西:“好久不见。”你接过袋子,却发现道长还带着一个箱子。
“打开看看。”道长清冷的声音在你耳边响起,你这才回过神,慌忙打开袋子,只见袋里装满了宝石源石和萃石萃玉。
“这下不用担心修为了吧。”道长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。

高亚男师姐闻讯而来时,周围只剩一个关九重师兄守着一个箱子。见师姐发问,关师兄言简意赅道:“他们去龙渊了。”高亚男顿觉有些头疼。

你有了道长给你的礼物,修为顿时暴涨,感受到力量的你兴奋的对道长道:“来!我们切磋切磋!”语罢,你已拔剑冲了上去,一招流星逐月拉开了序幕,旁边的江湖小虾米吓得四处乱窜。
打着打着,你们的战场已发生偏移,你轻功跃下龙渊,在落入寒潭前使出快雪时晴,与道长的斩无极相撞,两大绝学撞在一起产生了巨大的冲击波,龙渊旁侧的雪山竟发生了一场小型雪崩,雪块滚落,滑入寒潭,此时你与道长也双双落入水中。早已习惯寒潭的冰冷刺骨,你冲出水面,四下寻找道长的踪影,只见不远处的水面冒出一连串的气泡,你连忙潜入水中朝那游去。
寒潭下,道长紧闭双眼,缓缓沉入水底,你加速游了过去抱住道长,双手捧住他的脸,将自己的唇贴了上去为他渡气。一口气即将用尽,你正欲松开,却猝不及防被道长抱住,你看见了道长明亮的双眸此时正泛着狡黠的笑意,本是渡气的行为已变成了一个深深的拥吻。

赶到龙渊的高亚男师姐看着寒潭的惨状有些头疼,瞄了一眼旁边看似一脸平静的枯蝉,决定先回去执剑堂好了。

被道长抱着浮出水面后,你后知后觉刚刚发生了什么,猛地推开道长,冲上了岸。本想逃走,却突然听见岸上的枯蝉师兄道:“你不准备解释一下你刚刚做的好事吗。”语气极其平淡,你本来通红的脸颊顿时变得惨白。

回到了执剑堂,只见高亚男、华真真、谷潇潇师姐早已在此等着你。
还没来得及开口,只听身后的道长道:“在下此番前来华山拜访,为的是提亲。”
啥?你还没反应过来,道长已说出了下一句话:“聘礼已放在门口的师兄那,还望各位师姐放人。”
华真真师姐道:“这,不太好办啊,毕竟我华山弟子每日还得濯剑。”
另外两位师姐没有开口,道长继续说道:“还请那位师兄将聘礼带来给各位师姐过目。”
关九重师兄托着一箱子东西进来了,谷潇潇师姐直接打开箱子,你看不见里面装了什么,只看见一道金光照亮了整个房间。“啪”的一声,箱子被猛地合上,只听谷潇潇师姐喃喃着:“好多钱啊…”
闻言高亚男师姐拉过两位师姐耳语一阵,后转过身,道:“人你今天就带走吧,以后记得回娘家看看,慢走不送。”
“谢师姐成全。”道长朝师姐微微鞠躬,而后直接拽着你朝外走去,茫然之中你似乎听见身后传来几道微弱的声音。
“天呐,这下暮云楼被雷劈十次都不怕了。”
“可以给大家换一批新木剑了。”
………

后来,有华山弟子说:“别人都以为各位大师姐关系不好,可上次我看见她们聚在一起数钱,数的可开心了。”










不会有车的,别想了

武当还钱 【武华/二师兄出没/短完/甜】

1.第二人称
2.各门派皆有出没
3.文笔渣

这日你自华山远赴江南,好不容易完成了离开华山后的第一个任务,你有些疲惫,只听同队的云梦小姐姐道:“要不要去我们云梦汤池泡个澡呀?”想到同门师兄师姐聊起云梦汤池时的向往,你欣然同意。

云梦风和日丽,与寒冷的华山截然不同,不用再喝胡辣汤的你躺在水中,舒服的不想说话。旁边坐着几个云梦弟子,她们正闲聊着,“上次那个武当弟子好帅啊”
“身材真好啊…”
你突然不服,谁还能帅过华山弟子?你猛地从水中站起,坚定地说道:“我要去武当。”语罢,你便准备踏上行程。
“刚才那个人说要去武当?”
“好像是…等等,好像还是个华山的?”
“完了,凉凉…”
云梦姑娘的话,此时已传不到你耳中。

途中走错路的你,误打误撞来到了金陵城,看着大名鼎鼎的点香阁,你又一次一不小心听到了路人姑娘的谈话:“我上次去看点香阁的道长,帅的呀…”
“你说那个武当的蔡居诚?天呐,你是送了多少礼物?”
“反正我是没钱了…”
武当的道长?你顿觉运气不错,在这就能遇到武当道长,欣喜之下直接走向了老鸨梁妈妈。
“想见蔡居诚?不好意思啊,你得送他礼物讨好讨好才行,不然他不会见你的。”
你看着笑的满脸褶子的梁妈妈,内心已经是一招快雪时晴。翻遍了衣兜,只掏出了一块中级翠玉,颤抖着递了过去,却只得到了一句回话:蔡居诚拒绝了你的邀请。
一脸懵逼的离开后,你在风中回过了神,不是你好歹把钱还给我啊。

终于来到了武当,全身上下再也没有一分钱的你心累不已,看着面前的金顶,内心开始盘算着能不能抠几块下来。突然听到路过的几个道长道:“上个月华山的又没还钱!”
还钱?自动忽略了华山两个字的你想到了路上被武当的蔡居诚坑走的翠玉,顿时忘了自己是来干啥的,拔剑冲向了那几位道长:“武当还钱!”
华山的?几位道长忽的散开,只留中间那位最帅的道长站在那,宛若星辰。
数招过后,因为实在穷的没钱买宝石而修为略低的你落败于道长手下,仰躺在玉石地板上,头顶的阴影笼罩着你,你由衷发出了感慨:“好帅啊!”没有注意到道长泛红脸颊的你紧接着道:“道长,能把你的剑匣借我看看吗,真是太帅了!”
目睹这一切的所有人都沉默了,不远处前来拜访的少林小师傅双手合十,摇头叹息道:“阿弥陀佛。”

与道长说清事情的来龙去脉后,道长决定留你在武当玩几天。于是接下来的几天里,武当一片鸡飞狗跳,太和桥下总是有摸鱼的身影,金顶上不时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,道长们的白衣不再是一尘不染。几天后你终于决定回华山,站在马车前,你忍不住回头看着来送你的道长道:“这钱真的借给我了?不要借条?”
“不要。”
“不怕我不还钱?”
道长轻轻笑了笑:“改日我自当前去华山拜访,将你欠我的,连本带息的讨回来。”
不知为何,你仍有些心虚。坐在回程的马车上,道长的笑容充斥了你的脑海,突然间一个陌生的声音在你旁边响起,不知何时出现在马车上的暗香弟子一手托着下巴笑道:“你这债怕是一辈子都还不清咯。”

我突然发现道长的戏份是不是有点少……

大概是一个黑金的故事。。。

——‘你是谁’
——‘谁知道呢’

瞎鸡巴乱画,请不要介意(´-ι_-`)